古巴汉学研究及翻译小组

成员:26人    动态:3条    标签: 古吉拉特语

简介:本小组旨在帮助古巴汉学研究者、翻译家加深对中国文化的了解,提升翻译水平。欢迎感兴趣的专家、学者加入。

瓜瓜

  由文化部和中国社会科学院共同主办的2017“汉学与当代中国”座谈会日前在京开幕,来自全球22个国家的26名海外学者与国内19名著名学者参加了本次座谈会。

  “汉学与当代中国”座谈会自2013年起每年在华举办,旨在搭建一个能让各国中国学学者交流与沟通的专业平台,就中国文化与汉学研究分享真知灼见,对“当代中国”与“共同发展”等议题展开深度剖析。

  此次座谈会围绕“全球视野下的‘一带一路’”这一主题展开,对“传统文化与当代中国”、“中国方案与全球治理”、“共同发展与共同价值”三大议题进行具体探讨。传统文化和当代中国之间的连续性、地区和全球之间的关系,这正是当今全球化背景下世界发展具有共性的具体议题,本次座谈会的研讨视角也是以对当今全球化的充分理解为基础,体现了中国“一带一路”所代表的永恒历史特性。

  法国文化部前文化事务总监吉耶斯在开幕式的致辞中,强调了本次座谈会这一开放、包容的平台的重要性。他指出,座谈会搭建了一个能让各国学者畅所欲言的多领域平台,就千百年来经久不衰的中国传统价值观分享见地,对从古至今的“现代性”创造成果进行研讨。

  “国之交在于民相亲,在于心相通”,文化部外联局局长谢金英表示,此次中外双方学者展开充分的思想交流,为中国乃至全球未来发展提供源源不断的智慧和火花,生动诠释了互学互鉴、民心相通的“一带一路”精神。

  据悉,座谈会将持续至29日。届时来自全球22个国家的26名海外学者,包括约旦前副首相萨米尔·哈巴什奈;法国文化部前文化事务总监吉耶斯;英国社会学学会荣誉副会长马丁·阿尔布劳;美国堪萨斯城纳尔逊——阿特金斯艺术博物馆东亚部主任马麟;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教授郑永年;美国布鲁金斯学会约翰·桑顿中国中心资深研究员杜大伟等,将与葛剑雄、刘梦溪、金灿荣、刘海旺、黄仁伟、龚文庠、朱青生等19位国内知名专家学者展开交流和对话。

2019-01-21 13:54:14
378人浏览 0人评论
瓜瓜

  “伊比利亚美洲汉学研讨会”在巴塞罗那举办

  共有来自中国、西班牙、葡萄牙、法国、巴西、阿根廷、秘鲁、墨西哥、哥伦比亚、厄瓜多尔、古巴等十多个国家的近两百人参加了本次研讨会。 

  在两天的活动中,有89人做了专题学术报告。报告可使用西班牙语或汉语,内容包括孔子学院研究、汉语及中国文化教学、中国文化遗产在伊比利亚美洲的翻译及传播、西班牙与伊比利亚美洲的汉学研究、移民及华人社区研究、文化产业及国际艺术交流等。 

  西班牙前驻华大使欧亨尼奥·布雷戈拉特(Eugenio Bregolat Obiols)在研讨会首日做了名为《走向知识社会的中国》的主题报告。欧亨尼奥先生曾于1987至1991年、1999至2003年、2011至2013年三度担任西班牙驻华大使,是一位“中国通”。 他在报告中说,如今中国越来越重视教育和科研。每年有数百万的年轻人进入大学接受高等教育,学习各个领域和专业的知识,在未来他们会逐渐成长为中国社会的中坚力量。此外中国的技术创造力也在不断提升,以前的“中国制造”现在正在慢慢转变成“中国创造”。他对中国未来的发展前景非常看好。 

  本次“伊比利亚美洲汉学研讨会”由西班牙的巴塞罗那孔子学院、瓦伦西亚大学孔子学院,以及来自阿根廷的拉普拉塔国立大学孔子学院共同主办。 

  伊比利亚美洲是拉丁美洲与西班牙和葡萄牙的统称。伊比利亚美洲国家是指包括拉丁美洲19个讲西班牙语和葡萄牙语的国家,以及欧洲伊比利亚半岛的西班牙、葡萄牙和安道尔在内的22个国家。 

  巴塞罗那孔子学院常世儒院长告诉记者,他很高兴地看到,与2012年举办的第一届研讨会相比,今年的参会者人数以及学术报告数量都有了显著增加。此外学术报告涉及的领域越来越广,并且质量很高。 

  常世儒院长说,“伊比利亚美洲汉学研讨会”是一个分享与了解最新汉学研究的平台,他本人也在研讨会上做了名为《孔子学院研究》的专题报告,常世儒院长希望所有的参会者都能在这里有所收获。 

2019-01-21 14:20:43
490人浏览 0人评论
素面朝天

  伊朗图书出版业的现状与问题研究


  摘要:伊朗政府将中国定为2019年德黑兰国际书展的主宾国,这将为增进两国出版业的交流与合作提供重要契机。本文在介绍伊朗图书出版业的现状及问题等内容的基础上,对中伊两国的出版合作前景提出建设性意见,为国内出版机构开展对伊合作提供参考。


  关键词:“一带一路”出版“走出去”伊朗出版合作


  在当今世界中,出版业的发展程度是一个国家文化发展水平的重要标志之一,而对其出版业的研究也是对该国文化软实力研究的重要组成部分。伊朗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中的重要构成,也是我国在中东地区的重要合作伙伴。对伊朗图书出版产业发展情况的研究,对于我国开展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文化产业合作,以及持续推进新闻出版“走出去”的政策具有重要意义。特别是伊朗政府将中国定为2019年德黑兰国际书展的主宾国,这将为两国进一步推进出版业合作提供重要机遇。本文以此为出发点,从法律法规、主要出版机构、行业规模现状及其困境等方面,对伊朗图书出版业进行了全面系统的介绍研究,并对中伊进一步开展出版业合作提出建设性意见,以期为中国出版机构开展对伊合作提供参考。


  一、伊朗图书出版业现状


  在1979年伊斯兰革命后的几年里,受到社会动荡的影响,伊朗的出版印刷业也受到冲击,但很快在1982年—1984年便形成革命后的第一次快速增长期,有学者将这三年称为伊朗图书的复兴。但受制于随后的两伊战争和西方制裁给伊朗经济带来的不利影响,图书出版业再次陷入困境。在历届政府的努力下,伊朗出版业逐渐复苏并发展迅速。


  1. 出版制度及监管


  1988年,伊朗政府通过了《图书出版的目标、政策与制度》相关规定,并于2010年由时任总统艾哈迈迪·内贾德签署了该法规的修正案。目前,该法规是伊朗图书出版行业的基本监管办法。其中规定了伊朗文化与伊斯兰指导部主要负责图书出版发行管理事务。特别需要注意的是,该法规规定伊朗文化与伊斯兰指导部负责组建至少由五人组成的图书出版审查小组,成员应由图书、出版、社会事务、政治、宣传领域的专业人士、技术人员、宗教人士、文化人士等构成,并将推荐候选名单提交至文化革命高级委员会审批。该小组需组建多个层级的审查委员会,对申请出版的图书等出版物进行审查。图书出版方在获得一级审查委员会的同意后才能获得出版许可。否则将需根据修改意见对申请出版图书的内容等进行修改。若双方意见出现分歧,则可依次提交至二级、三级委员会,三级委员会的评估意见为终审意见。通常情况下,审查期不超过一个月,对于特殊类别的出版物,审查期可经审批后适当延长至两个月。该审查小组还特别设立了儿童及青少年图书出版监察小组,对这部分图书进行严格监管。伊朗文化与伊斯兰指导部还规定,每个出版商在出版物正式出版后,需向该部免费提交两本/千本,共计不超过十本的正式出版物,由其负责分配给伊朗国家图书馆、德黑兰大学图书馆等主要图书收藏机构,以及其他一些公共图书馆等。


  伊朗文化与伊斯兰指导部设有出版发行事务办公室,下设三个主要部门,分别为支持与发展规划部、监管与评价部、执行协调部。出版发行事务办公室的总体职责主要包括:提高伊朗出版印刷行业整体发展水平、加强国际合作、提升技术创新能力、举办相关展览会及庆典、吸引国内外投资、保护本国市场、发放出版许可证、管理印刷品及印刷设备进出口、对行业发展提供法律保护及指导意见等。


  2. 主要出版机构


  伊朗的图书出版社主要分为国有及私营出版社两大类。国有出版社包括国家各个机构下设,或由政府部门占主导地位的出版社,如隶属于伊朗教育部的学校出版社、教育科技与出版办公室,以及科学与文化出版社等。各省市也有隶属于政府机构的地方出版社,如德黑兰艺术与文化局下属的城市出版社等。


  伊朗的私营出版社数量多、表现活跃,且市场影响力大。较为知名的有凤凰出版集团,成立至今已出版上千种图书,并多次被评为优秀出版商。泉水出版社成立于1985年,是一家由图书销售商逐渐转型为出版商的企业,曾与伊朗现代著名文学家艾哈迈德·夏姆鲁、马哈穆德·杜拉提、萨迪格·赫达亚特等人有过密切合作。地平线出版社成立于1990年,目前已出版过上千种图书和研究青少年及儿童文学的理论季刊等,与40余家来自欧美的国际出版社和文化机构有着密切合作。观察出版社于1973年成为独立的出版商,与其合作过的伊朗文学家包括诺贝尔文学奖候选人西敏·贝赫巴哈尼,伊朗新诗代表人物尼玛·尤师吉、著名小说家布祖尔格·阿拉维等人。其他较为知名的出版社还有中央出版社、荷花出版社、言语出版社、水滴出版社、珍珠出版社等。


  各大学的出版社也是出版业中的重要组成。如德黑兰大学出版社、马什哈德菲尔多西大学出版社、工业与科技大学出版社等。其中最著名的是德黑兰大学出版社,它在1946年出版了其第一本图书,在伊朗图书出版业具有较大影响力。目前规模较大的伊朗大学均拥有自己的出版机构,而教育教辅类书籍的出版发行是伊朗出版行业的最重要支柱。


  伊朗各出版社,除受到来自国家政府部门的监管外,行业内部则通过相关协会和联盟进行合作交流。伊朗出版商协作联盟创立于2001年,旨在推动伊朗出版公司之间的发展与合作,加强伊朗出版产业竞争力。同时,伊朗各省也有自己的出版商及零售商联盟,在省内协调成员间的沟通与合作。


  3. 出版发行规模及趋势


  伊朗图书出版发行产业的市场情况并不十分透明,因此尚没有一个特别准确的数据用以衡量其实际的产业规模。同时,受到美国重启对伊制裁的影响,伊朗货币波动较大,市场成交量所显示的数额恐无法准确反映其市场的实际情况。鉴于以上情况,本文在此基于近年伊朗政府公布的行业统计数据及专业研究报告,对伊朗出版发行市场的规模现状及趋势进行梳理研究。


  (1)图书出版发行规模。根据伊朗文化与伊斯兰指导部最新出版的《文化与艺术统计年报——1396年(公历2017年)①》的数据显示,该年度伊朗共出版图书99155种,比上一年度增长11.9%,总发行量为144188千册,与上一年度基本持平。其中编著类作品75946种,翻译类作品23209种,首版图书61097种,再版图书38058种。由表1可以看出,近年来伊朗图书出版的发行品种呈现出持续增长态势。近三年内,图书品种的增速保持在10%~11%左右,编著类图书品种增速有所放缓,翻译类图书品种增速呈现出强劲的发展势头,在2016年和2017年均保持了24%的增长速度。首版图书品种增速放缓,再版图书品种增速是上一年的两倍。


  (2)图书出版构成。教辅图书及儿童青少年图书占市场主要份额。在2017年出版的图书中,教辅书籍占总品种数的19%,为18792种,发行量为38336千册;儿童及青少年图书占16%,出版品种为15893种,总发行量为33827千册;其余主题的情况为文学15%,应用科学12%,社会科学11%,宗教10%,历史及地理4%,哲学4%,艺术3%,语言3%,全集类2%,自然科学1%。主要的几个出版大省为德黑兰、库姆、霍拉桑拉扎维和伊斯法罕等。儿童及青少年图书在伊朗具有较大市场,其品种与文学类图书数量相当,但总发行量是后者的两倍多。


  (3)出版商出版能力情况。伊朗将一年中一种书都没有出版的出版社称为非活跃出版商,其余称为活跃出版商。表2反映的是伊朗活跃出版商的年度图书出版品种情况。可以看到,按出版品种这一指标,伊朗活跃出版商的出版能力结构有所优化,小型出版商的数量在近三年中持续降低,中大型出版商数量稳步上升。


  (4)数字出版。总体而言,伊朗数字出版的发展仍属于起步阶段,但行业内部及政府层面均对数字出版给予了越来越多的重视,将其视为传统出版印刷机构完成企业转型升级的有利机遇,以及在图书市场低迷,图书单次发行量不断下降的情况下,用于降低成本、抵御压力的新方式。该行业已经取得的成就包括成立数字出版商协会,协助数字出版商更好地参与国内外出版业的竞争、提高行业水平、规范出版市场、充分利用投资,以及举办数字印刷博览会等活动。值得一提的是,近年来伊朗电子书市场的潜力逐渐受到重视,例如德黑兰国际书展中,组委会将有声书出版商与电子出版商从公共部分划分出来,成立独立的参展单元,提升对数字出版的关注度。但同时,如何完善相关知识产权保护的法律法规,以应对新环境下的法律需求,以及政府如何及时提供准确的行业数据,正确引导投资方向等问题,都是数字出版未来发展的重要挑战。


  4. 图书展览会


  德黑兰国际书展创办于1987年,每年夏季举行,为期10天左右,至今已举办31届,是伊朗最重要的文化盛事之一。书展活动不仅得到民众的热烈欢迎,也受到来自伊朗政府的高度重视。很多读者从外省市专门来到德黑兰参加书展,可见伊朗读者对阅读的兴趣和需求还是比较高的,图书市场也有一定潜力。目前,德黑兰书展已经发展成为中东最大、最有影响力的图书展览会。在2018年第31届德黑兰国际书展中,共有2100余家伊朗国内出版社和550余家国外出版社参与了此次书展。中国图书代表团曾多次参加德黑兰书展活动,并将在2019年举办的第32届德黑兰国际书展中成为主宾国。据德黑兰书展官方网站的报道,中伊双方已经就相关事宜进行了沟通协调。


  除积极举办国内书展外,伊朗也十分重视自身在本地区,乃至世界范围内的文化影响力。2017年,伊朗共举办图书展览会33场,2016年为28场,2015年为25场,呈连续增长态势。伊朗代表团参与境外图书展览会的次数由2010年的5次增长为2017年的13次。


  综上,伊朗的图书出版业近年来面临着较大压力,个别传统出版社也出现了难以为继的情况。但尽管如此,教育教辅类书籍仍旧保持着较大规模和较高利润,成为行业发展的重要支柱。如何在数字出版快速发展的新环境下,适应市场对创新技术和产品的需求,完成传统企业的转型升级是伊朗图书出版业未来的重要挑战。


  二、伊朗图书出版业的问题


  总体而言,伊朗图书出版业存在一定的结构性缺陷。同时,技术落伍、市场需求量不足等问题也始终困扰着该行业的进一步发展。主要问题有以下几点。


  1. 地区发展不平衡


  伊朗60%左右的出版业务集中在德黑兰,在表3中可以看到,德黑兰省的图书出版种数和发行总量连年超过其他所有省市的总和。在过去的1979年至2017年间,德黑兰的图书出版印刷量也占了全国总量的75%。[1]


  2. 行业内部缺乏整体调控


  根据2017年的数据,伊朗共有注册出版社15222家,其中非活跃出版社为10916家,是活跃出版社的2.5倍。按规定,出版品种数量不达标的出版社将影响其日后运营,在这种情况下,有些机构为了延续经营,仓促出版,无法保证图书的质量。据悉,在伊朗申请出版执照非常容易,只要有本科文凭,并提供一个办公地址即可。较低的准入门槛导致出版资质良莠不齐,出版业的整体专业程度和竞争力受到很大影响。


  另外,伊朗图书出版商与销售商的比例不协调。销售商的数量不能满足图书出版商的需求,无法形成高效的全国性销售网,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图书市场的协调发展。


  3. 图书发行量小,零售商利润低


  根据伊朗《文化与艺术统计年报》显示的数据计算,2017年平均每种图书的发行量为1454册,2016年为1625.7册,2015年为1910.7册,2014年为2090.1册,2013年为2384.8册,可见图书的平均发行量在近五年呈持续下降趋势。据悉,目前伊朗普通图书在出版前大概会预售1000册左右,正式出版时单次出版量约为2000册左右。其实,这也是较为理想的状态,实际上有很多图书的出版量只有几百册。教辅书籍的出版量,因需求较大,首版数量会适当加大。受到美国制裁的影响,伊朗经济遭受较大打击,普通民众用于文化产业的消费也随之降低。市场需求量不足导致单次发行数量减少,从而提升了出版成本,造成价格上涨,又再次影响了需求量的增长。同时值得注意的是,伊朗出版商45%左右的收入是在书展期间实现的,这又在另一方面挤压了零售商的销售收入,[2]从而进一步影响了图书零售市场的繁荣。


  4. 印刷业困难重重


  与图书出版业息息相关的伊朗印刷业近年来也面临着很多困境和挑战。伊朗学者萨义德·古特比扎德在其撰写的《伊朗印刷产业现状报告》中指出,伊朗印刷产业存在着结构性缺陷、政府支持力度不够、相关法律法规欠缺、行业标准模糊、高级人力资源匮乏、机器老化、与原材料方缺乏良好合作等问题。报告同时指出,伊朗大型印刷厂数量较少,小型厂商较多,分散了整体竞争力。新兴企业多,具有较强实力的老牌企业相对较少。私人企业较多,形成较大规模的合作型企业较少。[3]这些问题都将在一定程度上对出版业的发展产生不良影响。


  另外,伊朗在2017年爆发了一次比较严重的纸张危机。报纸纸张价格在一年内翻了一倍。伊朗方面认为是国际纸浆价格的上涨,中国、印度因污染等原因关闭了部分造纸厂,以及中国及欧洲等国增加了纸张进口量等一系列因素引发了国际纸张价格的上涨,从而进一步引发了伊朗的纸张危机。但同时,伊朗媒体也有评论认为,如果政府相关部门提早进行统筹规划,并对可能出现的情况进行预判,这次危机是完全可以避免的。[4]一位从业近20年的伊朗出版商认为,伊朗出版业面临的问题是多方面的,文化、社会、政治、经济等等,需要政府层面的全面协调才会有所改善。


  三、中伊出版业合作愿景


  2016年习近平主席访问伊朗,将两国关系提升至全面战略伙伴关系,为双方进一步加深各领域合作翻开了新篇章。两国图书出版业的合作不仅是新闻出版“走出去”战略的重要部分,也是中国在中东地区进行对外宣传的重要构成。


  继2017年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伊朗成为主宾国后,伊朗方面对打开中国图书市场,扩大中伊两国的出版业合作寄予厚望。该国专业人士马吉德·贾法里先生在本国发表了《中国出版业报告》的文章。文章从中国图书市场、版权贸易、出版政策、读者需求等多个方面简要介绍了中国的图书出版产业情况。该作者认为伊朗应该加大与中国的版权贸易合作,将国际书展作为伊朗出版业打通中国市场,甚至是亚洲市场的重要桥梁。[5]伊朗政府将2019年德黑兰国际书展的主宾国定为中国,这不仅将成为中伊出版业合作的新契机,同时也表达了伊朗出版业拓展中伊合作,开拓中国市场的强烈期望。


  从读者层面看,伊朗民众了解中国的愿望较为强烈,特别是中国快速高效的经济发展路径是他们关注的焦点,但遗憾的是在伊朗图书市场上相关主题的波斯语书籍相对较少,这也意味着中伊双方的出版业合作尚存在很大空间。就目前的合作来看双方仍旧缺乏深入了解,总体上需要加深基础沟通和信息联通。


  具体而言,双方应加深产业流程相关的基础研究及信息沟通,减少合作壁垒,在宏观层面加大力度进行平台搭建和统筹规划;充分发挥伊朗留学生的作用,使之成为新时期中伊文化交流的使者和生力军,并与其中的一些优秀学者合作,有计划地进行经典图书互译工作;以青少年及儿童读物作为扩大出版合作的突破点。青少年及儿童读物是我国版权引进的重要内容,市场需求量具有较大潜力。而伊朗有着悠久的民间文学和儿童文学历史,且近年来多次获得国际大奖。中伊双方就儿童文学领域展开的版权合作可作为中伊出版合作的新突破点。对此,伊朗学者也有共识;[6]另外,将国际书展作为重要合作通道,双方应持续扩大书展在双边合作中的作用,为双方出版商搭建面对面沟通平台。


  伊朗是中东地区具有重要战略意义的国家,也是“一带一路”沿线的重要国家。尽管该国连年受到国际制裁,经济较为低迷,但其在地区内的影响力,以及因宗教、文化等原因而对周边国家和地区产生的文化影响和传播力均不容忽视。与伊朗的出版合作有待中伊双方进一步深入沟通交流、理顺合作路径,为双方出版商提供合作平台,共同推进中伊双方的文化交流事业,实现合作共赢的目标。


  注释


  ①伊朗历1396年即公历2017年3月21日至2018年3月20日,为方便阅读,本文将伊朗历1396年约记为公历2017年,文中其余年份以此类推。


  参考文献


  [1]伊朗通讯社. 伊斯兰革命后伊朗出版印刷业取得的成果(波斯文)[EB/OL].(2017-01-28). www.iribnews.ir.


  [2]图书行业的问题与困境研究(波斯文),伊朗文化与伊斯兰指导部文化研究办公室.2015:20.


  [3]萨义德·古特比扎德. 伊朗印刷产业现状研究(波斯文). 伊朗议会研究中心.


  [4]伊朗纸张市场的危机[EB/OL].(2018-05-29). https://news.gooya.com/2018/05/post-15275.php.


  [5][6]马吉德·贾法里. 中国出版业报告(波斯文)[EB/OL]. https://www.nojavanha.com/category/?p=163929.


  (作者单位: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外语学院波斯语系)

2019-03-01 15:29:51
766人浏览 0人评论
素面朝天

  伊朗图书出版业的现状与问题研究


  摘要:伊朗政府将中国定为2019年德黑兰国际书展的主宾国,这将为增进两国出版业的交流与合作提供重要契机。本文在介绍伊朗图书出版业的现状及问题等内容的基础上,对中伊两国的出版合作前景提出建设性意见,为国内出版机构开展对伊合作提供参考。


  关键词:“一带一路”出版“走出去”伊朗出版合作


  在当今世界中,出版业的发展程度是一个国家文化发展水平的重要标志之一,而对其出版业的研究也是对该国文化软实力研究的重要组成部分。伊朗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中的重要构成,也是我国在中东地区的重要合作伙伴。对伊朗图书出版产业发展情况的研究,对于我国开展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文化产业合作,以及持续推进新闻出版“走出去”的政策具有重要意义。特别是伊朗政府将中国定为2019年德黑兰国际书展的主宾国,这将为两国进一步推进出版业合作提供重要机遇。本文以此为出发点,从法律法规、主要出版机构、行业规模现状及其困境等方面,对伊朗图书出版业进行了全面系统的介绍研究,并对中伊进一步开展出版业合作提出建设性意见,以期为中国出版机构开展对伊合作提供参考。


  一、伊朗图书出版业现状


  在1979年伊斯兰革命后的几年里,受到社会动荡的影响,伊朗的出版印刷业也受到冲击,但很快在1982年—1984年便形成革命后的第一次快速增长期,有学者将这三年称为伊朗图书的复兴。但受制于随后的两伊战争和西方制裁给伊朗经济带来的不利影响,图书出版业再次陷入困境。在历届政府的努力下,伊朗出版业逐渐复苏并发展迅速。


  1. 出版制度及监管


  1988年,伊朗政府通过了《图书出版的目标、政策与制度》相关规定,并于2010年由时任总统艾哈迈迪·内贾德签署了该法规的修正案。目前,该法规是伊朗图书出版行业的基本监管办法。其中规定了伊朗文化与伊斯兰指导部主要负责图书出版发行管理事务。特别需要注意的是,该法规规定伊朗文化与伊斯兰指导部负责组建至少由五人组成的图书出版审查小组,成员应由图书、出版、社会事务、政治、宣传领域的专业人士、技术人员、宗教人士、文化人士等构成,并将推荐候选名单提交至文化革命高级委员会审批。该小组需组建多个层级的审查委员会,对申请出版的图书等出版物进行审查。图书出版方在获得一级审查委员会的同意后才能获得出版许可。否则将需根据修改意见对申请出版图书的内容等进行修改。若双方意见出现分歧,则可依次提交至二级、三级委员会,三级委员会的评估意见为终审意见。通常情况下,审查期不超过一个月,对于特殊类别的出版物,审查期可经审批后适当延长至两个月。该审查小组还特别设立了儿童及青少年图书出版监察小组,对这部分图书进行严格监管。伊朗文化与伊斯兰指导部还规定,每个出版商在出版物正式出版后,需向该部免费提交两本/千本,共计不超过十本的正式出版物,由其负责分配给伊朗国家图书馆、德黑兰大学图书馆等主要图书收藏机构,以及其他一些公共图书馆等。


  伊朗文化与伊斯兰指导部设有出版发行事务办公室,下设三个主要部门,分别为支持与发展规划部、监管与评价部、执行协调部。出版发行事务办公室的总体职责主要包括:提高伊朗出版印刷行业整体发展水平、加强国际合作、提升技术创新能力、举办相关展览会及庆典、吸引国内外投资、保护本国市场、发放出版许可证、管理印刷品及印刷设备进出口、对行业发展提供法律保护及指导意见等。


  2. 主要出版机构


  伊朗的图书出版社主要分为国有及私营出版社两大类。国有出版社包括国家各个机构下设,或由政府部门占主导地位的出版社,如隶属于伊朗教育部的学校出版社、教育科技与出版办公室,以及科学与文化出版社等。各省市也有隶属于政府机构的地方出版社,如德黑兰艺术与文化局下属的城市出版社等。


  伊朗的私营出版社数量多、表现活跃,且市场影响力大。较为知名的有凤凰出版集团,成立至今已出版上千种图书,并多次被评为优秀出版商。泉水出版社成立于1985年,是一家由图书销售商逐渐转型为出版商的企业,曾与伊朗现代著名文学家艾哈迈德·夏姆鲁、马哈穆德·杜拉提、萨迪格·赫达亚特等人有过密切合作。地平线出版社成立于1990年,目前已出版过上千种图书和研究青少年及儿童文学的理论季刊等,与40余家来自欧美的国际出版社和文化机构有着密切合作。观察出版社于1973年成为独立的出版商,与其合作过的伊朗文学家包括诺贝尔文学奖候选人西敏·贝赫巴哈尼,伊朗新诗代表人物尼玛·尤师吉、著名小说家布祖尔格·阿拉维等人。其他较为知名的出版社还有中央出版社、荷花出版社、言语出版社、水滴出版社、珍珠出版社等。


  各大学的出版社也是出版业中的重要组成。如德黑兰大学出版社、马什哈德菲尔多西大学出版社、工业与科技大学出版社等。其中最著名的是德黑兰大学出版社,它在1946年出版了其第一本图书,在伊朗图书出版业具有较大影响力。目前规模较大的伊朗大学均拥有自己的出版机构,而教育教辅类书籍的出版发行是伊朗出版行业的最重要支柱。


  伊朗各出版社,除受到来自国家政府部门的监管外,行业内部则通过相关协会和联盟进行合作交流。伊朗出版商协作联盟创立于2001年,旨在推动伊朗出版公司之间的发展与合作,加强伊朗出版产业竞争力。同时,伊朗各省也有自己的出版商及零售商联盟,在省内协调成员间的沟通与合作。


  3. 出版发行规模及趋势


  伊朗图书出版发行产业的市场情况并不十分透明,因此尚没有一个特别准确的数据用以衡量其实际的产业规模。同时,受到美国重启对伊制裁的影响,伊朗货币波动较大,市场成交量所显示的数额恐无法准确反映其市场的实际情况。鉴于以上情况,本文在此基于近年伊朗政府公布的行业统计数据及专业研究报告,对伊朗出版发行市场的规模现状及趋势进行梳理研究。


  (1)图书出版发行规模。根据伊朗文化与伊斯兰指导部最新出版的《文化与艺术统计年报——1396年(公历2017年)①》的数据显示,该年度伊朗共出版图书99155种,比上一年度增长11.9%,总发行量为144188千册,与上一年度基本持平。其中编著类作品75946种,翻译类作品23209种,首版图书61097种,再版图书38058种。由表1可以看出,近年来伊朗图书出版的发行品种呈现出持续增长态势。近三年内,图书品种的增速保持在10%~11%左右,编著类图书品种增速有所放缓,翻译类图书品种增速呈现出强劲的发展势头,在2016年和2017年均保持了24%的增长速度。首版图书品种增速放缓,再版图书品种增速是上一年的两倍。


  (2)图书出版构成。教辅图书及儿童青少年图书占市场主要份额。在2017年出版的图书中,教辅书籍占总品种数的19%,为18792种,发行量为38336千册;儿童及青少年图书占16%,出版品种为15893种,总发行量为33827千册;其余主题的情况为文学15%,应用科学12%,社会科学11%,宗教10%,历史及地理4%,哲学4%,艺术3%,语言3%,全集类2%,自然科学1%。主要的几个出版大省为德黑兰、库姆、霍拉桑拉扎维和伊斯法罕等。儿童及青少年图书在伊朗具有较大市场,其品种与文学类图书数量相当,但总发行量是后者的两倍多。


  (3)出版商出版能力情况。伊朗将一年中一种书都没有出版的出版社称为非活跃出版商,其余称为活跃出版商。表2反映的是伊朗活跃出版商的年度图书出版品种情况。可以看到,按出版品种这一指标,伊朗活跃出版商的出版能力结构有所优化,小型出版商的数量在近三年中持续降低,中大型出版商数量稳步上升。


  (4)数字出版。总体而言,伊朗数字出版的发展仍属于起步阶段,但行业内部及政府层面均对数字出版给予了越来越多的重视,将其视为传统出版印刷机构完成企业转型升级的有利机遇,以及在图书市场低迷,图书单次发行量不断下降的情况下,用于降低成本、抵御压力的新方式。该行业已经取得的成就包括成立数字出版商协会,协助数字出版商更好地参与国内外出版业的竞争、提高行业水平、规范出版市场、充分利用投资,以及举办数字印刷博览会等活动。值得一提的是,近年来伊朗电子书市场的潜力逐渐受到重视,例如德黑兰国际书展中,组委会将有声书出版商与电子出版商从公共部分划分出来,成立独立的参展单元,提升对数字出版的关注度。但同时,如何完善相关知识产权保护的法律法规,以应对新环境下的法律需求,以及政府如何及时提供准确的行业数据,正确引导投资方向等问题,都是数字出版未来发展的重要挑战。


  4. 图书展览会


  德黑兰国际书展创办于1987年,每年夏季举行,为期10天左右,至今已举办31届,是伊朗最重要的文化盛事之一。书展活动不仅得到民众的热烈欢迎,也受到来自伊朗政府的高度重视。很多读者从外省市专门来到德黑兰参加书展,可见伊朗读者对阅读的兴趣和需求还是比较高的,图书市场也有一定潜力。目前,德黑兰书展已经发展成为中东最大、最有影响力的图书展览会。在2018年第31届德黑兰国际书展中,共有2100余家伊朗国内出版社和550余家国外出版社参与了此次书展。中国图书代表团曾多次参加德黑兰书展活动,并将在2019年举办的第32届德黑兰国际书展中成为主宾国。据德黑兰书展官方网站的报道,中伊双方已经就相关事宜进行了沟通协调。


  除积极举办国内书展外,伊朗也十分重视自身在本地区,乃至世界范围内的文化影响力。2017年,伊朗共举办图书展览会33场,2016年为28场,2015年为25场,呈连续增长态势。伊朗代表团参与境外图书展览会的次数由2010年的5次增长为2017年的13次。


  综上,伊朗的图书出版业近年来面临着较大压力,个别传统出版社也出现了难以为继的情况。但尽管如此,教育教辅类书籍仍旧保持着较大规模和较高利润,成为行业发展的重要支柱。如何在数字出版快速发展的新环境下,适应市场对创新技术和产品的需求,完成传统企业的转型升级是伊朗图书出版业未来的重要挑战。


  二、伊朗图书出版业的问题


  总体而言,伊朗图书出版业存在一定的结构性缺陷。同时,技术落伍、市场需求量不足等问题也始终困扰着该行业的进一步发展。主要问题有以下几点。


  1. 地区发展不平衡


  伊朗60%左右的出版业务集中在德黑兰,在表3中可以看到,德黑兰省的图书出版种数和发行总量连年超过其他所有省市的总和。在过去的1979年至2017年间,德黑兰的图书出版印刷量也占了全国总量的75%。[1]


  2. 行业内部缺乏整体调控


  根据2017年的数据,伊朗共有注册出版社15222家,其中非活跃出版社为10916家,是活跃出版社的2.5倍。按规定,出版品种数量不达标的出版社将影响其日后运营,在这种情况下,有些机构为了延续经营,仓促出版,无法保证图书的质量。据悉,在伊朗申请出版执照非常容易,只要有本科文凭,并提供一个办公地址即可。较低的准入门槛导致出版资质良莠不齐,出版业的整体专业程度和竞争力受到很大影响。


  另外,伊朗图书出版商与销售商的比例不协调。销售商的数量不能满足图书出版商的需求,无法形成高效的全国性销售网,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图书市场的协调发展。


  3. 图书发行量小,零售商利润低


  根据伊朗《文化与艺术统计年报》显示的数据计算,2017年平均每种图书的发行量为1454册,2016年为1625.7册,2015年为1910.7册,2014年为2090.1册,2013年为2384.8册,可见图书的平均发行量在近五年呈持续下降趋势。据悉,目前伊朗普通图书在出版前大概会预售1000册左右,正式出版时单次出版量约为2000册左右。其实,这也是较为理想的状态,实际上有很多图书的出版量只有几百册。教辅书籍的出版量,因需求较大,首版数量会适当加大。受到美国制裁的影响,伊朗经济遭受较大打击,普通民众用于文化产业的消费也随之降低。市场需求量不足导致单次发行数量减少,从而提升了出版成本,造成价格上涨,又再次影响了需求量的增长。同时值得注意的是,伊朗出版商45%左右的收入是在书展期间实现的,这又在另一方面挤压了零售商的销售收入,[2]从而进一步影响了图书零售市场的繁荣。


  4. 印刷业困难重重


  与图书出版业息息相关的伊朗印刷业近年来也面临着很多困境和挑战。伊朗学者萨义德·古特比扎德在其撰写的《伊朗印刷产业现状报告》中指出,伊朗印刷产业存在着结构性缺陷、政府支持力度不够、相关法律法规欠缺、行业标准模糊、高级人力资源匮乏、机器老化、与原材料方缺乏良好合作等问题。报告同时指出,伊朗大型印刷厂数量较少,小型厂商较多,分散了整体竞争力。新兴企业多,具有较强实力的老牌企业相对较少。私人企业较多,形成较大规模的合作型企业较少。[3]这些问题都将在一定程度上对出版业的发展产生不良影响。


  另外,伊朗在2017年爆发了一次比较严重的纸张危机。报纸纸张价格在一年内翻了一倍。伊朗方面认为是国际纸浆价格的上涨,中国、印度因污染等原因关闭了部分造纸厂,以及中国及欧洲等国增加了纸张进口量等一系列因素引发了国际纸张价格的上涨,从而进一步引发了伊朗的纸张危机。但同时,伊朗媒体也有评论认为,如果政府相关部门提早进行统筹规划,并对可能出现的情况进行预判,这次危机是完全可以避免的。[4]一位从业近20年的伊朗出版商认为,伊朗出版业面临的问题是多方面的,文化、社会、政治、经济等等,需要政府层面的全面协调才会有所改善。


  三、中伊出版业合作愿景


  2016年习近平主席访问伊朗,将两国关系提升至全面战略伙伴关系,为双方进一步加深各领域合作翻开了新篇章。两国图书出版业的合作不仅是新闻出版“走出去”战略的重要部分,也是中国在中东地区进行对外宣传的重要构成。


  继2017年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伊朗成为主宾国后,伊朗方面对打开中国图书市场,扩大中伊两国的出版业合作寄予厚望。该国专业人士马吉德·贾法里先生在本国发表了《中国出版业报告》的文章。文章从中国图书市场、版权贸易、出版政策、读者需求等多个方面简要介绍了中国的图书出版产业情况。该作者认为伊朗应该加大与中国的版权贸易合作,将国际书展作为伊朗出版业打通中国市场,甚至是亚洲市场的重要桥梁。[5]伊朗政府将2019年德黑兰国际书展的主宾国定为中国,这不仅将成为中伊出版业合作的新契机,同时也表达了伊朗出版业拓展中伊合作,开拓中国市场的强烈期望。


  从读者层面看,伊朗民众了解中国的愿望较为强烈,特别是中国快速高效的经济发展路径是他们关注的焦点,但遗憾的是在伊朗图书市场上相关主题的波斯语书籍相对较少,这也意味着中伊双方的出版业合作尚存在很大空间。就目前的合作来看双方仍旧缺乏深入了解,总体上需要加深基础沟通和信息联通。


  具体而言,双方应加深产业流程相关的基础研究及信息沟通,减少合作壁垒,在宏观层面加大力度进行平台搭建和统筹规划;充分发挥伊朗留学生的作用,使之成为新时期中伊文化交流的使者和生力军,并与其中的一些优秀学者合作,有计划地进行经典图书互译工作;以青少年及儿童读物作为扩大出版合作的突破点。青少年及儿童读物是我国版权引进的重要内容,市场需求量具有较大潜力。而伊朗有着悠久的民间文学和儿童文学历史,且近年来多次获得国际大奖。中伊双方就儿童文学领域展开的版权合作可作为中伊出版合作的新突破点。对此,伊朗学者也有共识;[6]另外,将国际书展作为重要合作通道,双方应持续扩大书展在双边合作中的作用,为双方出版商搭建面对面沟通平台。


  伊朗是中东地区具有重要战略意义的国家,也是“一带一路”沿线的重要国家。尽管该国连年受到国际制裁,经济较为低迷,但其在地区内的影响力,以及因宗教、文化等原因而对周边国家和地区产生的文化影响和传播力均不容忽视。与伊朗的出版合作有待中伊双方进一步深入沟通交流、理顺合作路径,为双方出版商提供合作平台,共同推进中伊双方的文化交流事业,实现合作共赢的目标。


  注释


  ①伊朗历1396年即公历2017年3月21日至2018年3月20日,为方便阅读,本文将伊朗历1396年约记为公历2017年,文中其余年份以此类推。


  参考文献


  [1]伊朗通讯社. 伊斯兰革命后伊朗出版印刷业取得的成果(波斯文)[EB/OL].(2017-01-28). www.iribnews.ir.


  [2]图书行业的问题与困境研究(波斯文),伊朗文化与伊斯兰指导部文化研究办公室.2015:20.


  [3]萨义德·古特比扎德. 伊朗印刷产业现状研究(波斯文). 伊朗议会研究中心.


  [4]伊朗纸张市场的危机[EB/OL].(2018-05-29). https://news.gooya.com/2018/05/post-15275.php.


  [5][6]马吉德·贾法里. 中国出版业报告(波斯文)[EB/OL]. https://www.nojavanha.com/category/?p=163929.


  (作者单位: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外语学院波斯语系)

2019-03-01 15:29:51
766人浏览 0人评论
瓜瓜

  “伊比利亚美洲汉学研讨会”在巴塞罗那举办

  共有来自中国、西班牙、葡萄牙、法国、巴西、阿根廷、秘鲁、墨西哥、哥伦比亚、厄瓜多尔、古巴等十多个国家的近两百人参加了本次研讨会。 

  在两天的活动中,有89人做了专题学术报告。报告可使用西班牙语或汉语,内容包括孔子学院研究、汉语及中国文化教学、中国文化遗产在伊比利亚美洲的翻译及传播、西班牙与伊比利亚美洲的汉学研究、移民及华人社区研究、文化产业及国际艺术交流等。 

  西班牙前驻华大使欧亨尼奥·布雷戈拉特(Eugenio Bregolat Obiols)在研讨会首日做了名为《走向知识社会的中国》的主题报告。欧亨尼奥先生曾于1987至1991年、1999至2003年、2011至2013年三度担任西班牙驻华大使,是一位“中国通”。 他在报告中说,如今中国越来越重视教育和科研。每年有数百万的年轻人进入大学接受高等教育,学习各个领域和专业的知识,在未来他们会逐渐成长为中国社会的中坚力量。此外中国的技术创造力也在不断提升,以前的“中国制造”现在正在慢慢转变成“中国创造”。他对中国未来的发展前景非常看好。 

  本次“伊比利亚美洲汉学研讨会”由西班牙的巴塞罗那孔子学院、瓦伦西亚大学孔子学院,以及来自阿根廷的拉普拉塔国立大学孔子学院共同主办。 

  伊比利亚美洲是拉丁美洲与西班牙和葡萄牙的统称。伊比利亚美洲国家是指包括拉丁美洲19个讲西班牙语和葡萄牙语的国家,以及欧洲伊比利亚半岛的西班牙、葡萄牙和安道尔在内的22个国家。 

  巴塞罗那孔子学院常世儒院长告诉记者,他很高兴地看到,与2012年举办的第一届研讨会相比,今年的参会者人数以及学术报告数量都有了显著增加。此外学术报告涉及的领域越来越广,并且质量很高。 

  常世儒院长说,“伊比利亚美洲汉学研讨会”是一个分享与了解最新汉学研究的平台,他本人也在研讨会上做了名为《孔子学院研究》的专题报告,常世儒院长希望所有的参会者都能在这里有所收获。 

2019-01-21 14:20:43
490人浏览 0人评论
瓜瓜

  由文化部和中国社会科学院共同主办的2017“汉学与当代中国”座谈会日前在京开幕,来自全球22个国家的26名海外学者与国内19名著名学者参加了本次座谈会。

  “汉学与当代中国”座谈会自2013年起每年在华举办,旨在搭建一个能让各国中国学学者交流与沟通的专业平台,就中国文化与汉学研究分享真知灼见,对“当代中国”与“共同发展”等议题展开深度剖析。

  此次座谈会围绕“全球视野下的‘一带一路’”这一主题展开,对“传统文化与当代中国”、“中国方案与全球治理”、“共同发展与共同价值”三大议题进行具体探讨。传统文化和当代中国之间的连续性、地区和全球之间的关系,这正是当今全球化背景下世界发展具有共性的具体议题,本次座谈会的研讨视角也是以对当今全球化的充分理解为基础,体现了中国“一带一路”所代表的永恒历史特性。

  法国文化部前文化事务总监吉耶斯在开幕式的致辞中,强调了本次座谈会这一开放、包容的平台的重要性。他指出,座谈会搭建了一个能让各国学者畅所欲言的多领域平台,就千百年来经久不衰的中国传统价值观分享见地,对从古至今的“现代性”创造成果进行研讨。

  “国之交在于民相亲,在于心相通”,文化部外联局局长谢金英表示,此次中外双方学者展开充分的思想交流,为中国乃至全球未来发展提供源源不断的智慧和火花,生动诠释了互学互鉴、民心相通的“一带一路”精神。

  据悉,座谈会将持续至29日。届时来自全球22个国家的26名海外学者,包括约旦前副首相萨米尔·哈巴什奈;法国文化部前文化事务总监吉耶斯;英国社会学学会荣誉副会长马丁·阿尔布劳;美国堪萨斯城纳尔逊——阿特金斯艺术博物馆东亚部主任马麟;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教授郑永年;美国布鲁金斯学会约翰·桑顿中国中心资深研究员杜大伟等,将与葛剑雄、刘梦溪、金灿荣、刘海旺、黄仁伟、龚文庠、朱青生等19位国内知名专家学者展开交流和对话。

2019-01-21 13:54:14
378人浏览 0人评论
瓜瓜

  由文化部和中国社会科学院共同主办的2017“汉学与当代中国”座谈会日前在京开幕,来自全球22个国家的26名海外学者与国内19名著名学者参加了本次座谈会。

  “汉学与当代中国”座谈会自2013年起每年在华举办,旨在搭建一个能让各国中国学学者交流与沟通的专业平台,就中国文化与汉学研究分享真知灼见,对“当代中国”与“共同发展”等议题展开深度剖析。

  此次座谈会围绕“全球视野下的‘一带一路’”这一主题展开,对“传统文化与当代中国”、“中国方案与全球治理”、“共同发展与共同价值”三大议题进行具体探讨。传统文化和当代中国之间的连续性、地区和全球之间的关系,这正是当今全球化背景下世界发展具有共性的具体议题,本次座谈会的研讨视角也是以对当今全球化的充分理解为基础,体现了中国“一带一路”所代表的永恒历史特性。

  法国文化部前文化事务总监吉耶斯在开幕式的致辞中,强调了本次座谈会这一开放、包容的平台的重要性。他指出,座谈会搭建了一个能让各国学者畅所欲言的多领域平台,就千百年来经久不衰的中国传统价值观分享见地,对从古至今的“现代性”创造成果进行研讨。

  “国之交在于民相亲,在于心相通”,文化部外联局局长谢金英表示,此次中外双方学者展开充分的思想交流,为中国乃至全球未来发展提供源源不断的智慧和火花,生动诠释了互学互鉴、民心相通的“一带一路”精神。

  据悉,座谈会将持续至29日。届时来自全球22个国家的26名海外学者,包括约旦前副首相萨米尔·哈巴什奈;法国文化部前文化事务总监吉耶斯;英国社会学学会荣誉副会长马丁·阿尔布劳;美国堪萨斯城纳尔逊——阿特金斯艺术博物馆东亚部主任马麟;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教授郑永年;美国布鲁金斯学会约翰·桑顿中国中心资深研究员杜大伟等,将与葛剑雄、刘梦溪、金灿荣、刘海旺、黄仁伟、龚文庠、朱青生等19位国内知名专家学者展开交流和对话。

2019-01-21 13:54:14
378人浏览 0人评论
瓜瓜

  “伊比利亚美洲汉学研讨会”在巴塞罗那举办

  共有来自中国、西班牙、葡萄牙、法国、巴西、阿根廷、秘鲁、墨西哥、哥伦比亚、厄瓜多尔、古巴等十多个国家的近两百人参加了本次研讨会。 

  在两天的活动中,有89人做了专题学术报告。报告可使用西班牙语或汉语,内容包括孔子学院研究、汉语及中国文化教学、中国文化遗产在伊比利亚美洲的翻译及传播、西班牙与伊比利亚美洲的汉学研究、移民及华人社区研究、文化产业及国际艺术交流等。 

  西班牙前驻华大使欧亨尼奥·布雷戈拉特(Eugenio Bregolat Obiols)在研讨会首日做了名为《走向知识社会的中国》的主题报告。欧亨尼奥先生曾于1987至1991年、1999至2003年、2011至2013年三度担任西班牙驻华大使,是一位“中国通”。 他在报告中说,如今中国越来越重视教育和科研。每年有数百万的年轻人进入大学接受高等教育,学习各个领域和专业的知识,在未来他们会逐渐成长为中国社会的中坚力量。此外中国的技术创造力也在不断提升,以前的“中国制造”现在正在慢慢转变成“中国创造”。他对中国未来的发展前景非常看好。 

  本次“伊比利亚美洲汉学研讨会”由西班牙的巴塞罗那孔子学院、瓦伦西亚大学孔子学院,以及来自阿根廷的拉普拉塔国立大学孔子学院共同主办。 

  伊比利亚美洲是拉丁美洲与西班牙和葡萄牙的统称。伊比利亚美洲国家是指包括拉丁美洲19个讲西班牙语和葡萄牙语的国家,以及欧洲伊比利亚半岛的西班牙、葡萄牙和安道尔在内的22个国家。 

  巴塞罗那孔子学院常世儒院长告诉记者,他很高兴地看到,与2012年举办的第一届研讨会相比,今年的参会者人数以及学术报告数量都有了显著增加。此外学术报告涉及的领域越来越广,并且质量很高。 

  常世儒院长说,“伊比利亚美洲汉学研讨会”是一个分享与了解最新汉学研究的平台,他本人也在研讨会上做了名为《孔子学院研究》的专题报告,常世儒院长希望所有的参会者都能在这里有所收获。 

2019-01-21 14:20:43
490人浏览 0人评论
素面朝天

  伊朗图书出版业的现状与问题研究


  摘要:伊朗政府将中国定为2019年德黑兰国际书展的主宾国,这将为增进两国出版业的交流与合作提供重要契机。本文在介绍伊朗图书出版业的现状及问题等内容的基础上,对中伊两国的出版合作前景提出建设性意见,为国内出版机构开展对伊合作提供参考。


  关键词:“一带一路”出版“走出去”伊朗出版合作


  在当今世界中,出版业的发展程度是一个国家文化发展水平的重要标志之一,而对其出版业的研究也是对该国文化软实力研究的重要组成部分。伊朗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中的重要构成,也是我国在中东地区的重要合作伙伴。对伊朗图书出版产业发展情况的研究,对于我国开展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文化产业合作,以及持续推进新闻出版“走出去”的政策具有重要意义。特别是伊朗政府将中国定为2019年德黑兰国际书展的主宾国,这将为两国进一步推进出版业合作提供重要机遇。本文以此为出发点,从法律法规、主要出版机构、行业规模现状及其困境等方面,对伊朗图书出版业进行了全面系统的介绍研究,并对中伊进一步开展出版业合作提出建设性意见,以期为中国出版机构开展对伊合作提供参考。


  一、伊朗图书出版业现状


  在1979年伊斯兰革命后的几年里,受到社会动荡的影响,伊朗的出版印刷业也受到冲击,但很快在1982年—1984年便形成革命后的第一次快速增长期,有学者将这三年称为伊朗图书的复兴。但受制于随后的两伊战争和西方制裁给伊朗经济带来的不利影响,图书出版业再次陷入困境。在历届政府的努力下,伊朗出版业逐渐复苏并发展迅速。


  1. 出版制度及监管


  1988年,伊朗政府通过了《图书出版的目标、政策与制度》相关规定,并于2010年由时任总统艾哈迈迪·内贾德签署了该法规的修正案。目前,该法规是伊朗图书出版行业的基本监管办法。其中规定了伊朗文化与伊斯兰指导部主要负责图书出版发行管理事务。特别需要注意的是,该法规规定伊朗文化与伊斯兰指导部负责组建至少由五人组成的图书出版审查小组,成员应由图书、出版、社会事务、政治、宣传领域的专业人士、技术人员、宗教人士、文化人士等构成,并将推荐候选名单提交至文化革命高级委员会审批。该小组需组建多个层级的审查委员会,对申请出版的图书等出版物进行审查。图书出版方在获得一级审查委员会的同意后才能获得出版许可。否则将需根据修改意见对申请出版图书的内容等进行修改。若双方意见出现分歧,则可依次提交至二级、三级委员会,三级委员会的评估意见为终审意见。通常情况下,审查期不超过一个月,对于特殊类别的出版物,审查期可经审批后适当延长至两个月。该审查小组还特别设立了儿童及青少年图书出版监察小组,对这部分图书进行严格监管。伊朗文化与伊斯兰指导部还规定,每个出版商在出版物正式出版后,需向该部免费提交两本/千本,共计不超过十本的正式出版物,由其负责分配给伊朗国家图书馆、德黑兰大学图书馆等主要图书收藏机构,以及其他一些公共图书馆等。


  伊朗文化与伊斯兰指导部设有出版发行事务办公室,下设三个主要部门,分别为支持与发展规划部、监管与评价部、执行协调部。出版发行事务办公室的总体职责主要包括:提高伊朗出版印刷行业整体发展水平、加强国际合作、提升技术创新能力、举办相关展览会及庆典、吸引国内外投资、保护本国市场、发放出版许可证、管理印刷品及印刷设备进出口、对行业发展提供法律保护及指导意见等。


  2. 主要出版机构


  伊朗的图书出版社主要分为国有及私营出版社两大类。国有出版社包括国家各个机构下设,或由政府部门占主导地位的出版社,如隶属于伊朗教育部的学校出版社、教育科技与出版办公室,以及科学与文化出版社等。各省市也有隶属于政府机构的地方出版社,如德黑兰艺术与文化局下属的城市出版社等。


  伊朗的私营出版社数量多、表现活跃,且市场影响力大。较为知名的有凤凰出版集团,成立至今已出版上千种图书,并多次被评为优秀出版商。泉水出版社成立于1985年,是一家由图书销售商逐渐转型为出版商的企业,曾与伊朗现代著名文学家艾哈迈德·夏姆鲁、马哈穆德·杜拉提、萨迪格·赫达亚特等人有过密切合作。地平线出版社成立于1990年,目前已出版过上千种图书和研究青少年及儿童文学的理论季刊等,与40余家来自欧美的国际出版社和文化机构有着密切合作。观察出版社于1973年成为独立的出版商,与其合作过的伊朗文学家包括诺贝尔文学奖候选人西敏·贝赫巴哈尼,伊朗新诗代表人物尼玛·尤师吉、著名小说家布祖尔格·阿拉维等人。其他较为知名的出版社还有中央出版社、荷花出版社、言语出版社、水滴出版社、珍珠出版社等。


  各大学的出版社也是出版业中的重要组成。如德黑兰大学出版社、马什哈德菲尔多西大学出版社、工业与科技大学出版社等。其中最著名的是德黑兰大学出版社,它在1946年出版了其第一本图书,在伊朗图书出版业具有较大影响力。目前规模较大的伊朗大学均拥有自己的出版机构,而教育教辅类书籍的出版发行是伊朗出版行业的最重要支柱。


  伊朗各出版社,除受到来自国家政府部门的监管外,行业内部则通过相关协会和联盟进行合作交流。伊朗出版商协作联盟创立于2001年,旨在推动伊朗出版公司之间的发展与合作,加强伊朗出版产业竞争力。同时,伊朗各省也有自己的出版商及零售商联盟,在省内协调成员间的沟通与合作。


  3. 出版发行规模及趋势


  伊朗图书出版发行产业的市场情况并不十分透明,因此尚没有一个特别准确的数据用以衡量其实际的产业规模。同时,受到美国重启对伊制裁的影响,伊朗货币波动较大,市场成交量所显示的数额恐无法准确反映其市场的实际情况。鉴于以上情况,本文在此基于近年伊朗政府公布的行业统计数据及专业研究报告,对伊朗出版发行市场的规模现状及趋势进行梳理研究。


  (1)图书出版发行规模。根据伊朗文化与伊斯兰指导部最新出版的《文化与艺术统计年报——1396年(公历2017年)①》的数据显示,该年度伊朗共出版图书99155种,比上一年度增长11.9%,总发行量为144188千册,与上一年度基本持平。其中编著类作品75946种,翻译类作品23209种,首版图书61097种,再版图书38058种。由表1可以看出,近年来伊朗图书出版的发行品种呈现出持续增长态势。近三年内,图书品种的增速保持在10%~11%左右,编著类图书品种增速有所放缓,翻译类图书品种增速呈现出强劲的发展势头,在2016年和2017年均保持了24%的增长速度。首版图书品种增速放缓,再版图书品种增速是上一年的两倍。


  (2)图书出版构成。教辅图书及儿童青少年图书占市场主要份额。在2017年出版的图书中,教辅书籍占总品种数的19%,为18792种,发行量为38336千册;儿童及青少年图书占16%,出版品种为15893种,总发行量为33827千册;其余主题的情况为文学15%,应用科学12%,社会科学11%,宗教10%,历史及地理4%,哲学4%,艺术3%,语言3%,全集类2%,自然科学1%。主要的几个出版大省为德黑兰、库姆、霍拉桑拉扎维和伊斯法罕等。儿童及青少年图书在伊朗具有较大市场,其品种与文学类图书数量相当,但总发行量是后者的两倍多。


  (3)出版商出版能力情况。伊朗将一年中一种书都没有出版的出版社称为非活跃出版商,其余称为活跃出版商。表2反映的是伊朗活跃出版商的年度图书出版品种情况。可以看到,按出版品种这一指标,伊朗活跃出版商的出版能力结构有所优化,小型出版商的数量在近三年中持续降低,中大型出版商数量稳步上升。


  (4)数字出版。总体而言,伊朗数字出版的发展仍属于起步阶段,但行业内部及政府层面均对数字出版给予了越来越多的重视,将其视为传统出版印刷机构完成企业转型升级的有利机遇,以及在图书市场低迷,图书单次发行量不断下降的情况下,用于降低成本、抵御压力的新方式。该行业已经取得的成就包括成立数字出版商协会,协助数字出版商更好地参与国内外出版业的竞争、提高行业水平、规范出版市场、充分利用投资,以及举办数字印刷博览会等活动。值得一提的是,近年来伊朗电子书市场的潜力逐渐受到重视,例如德黑兰国际书展中,组委会将有声书出版商与电子出版商从公共部分划分出来,成立独立的参展单元,提升对数字出版的关注度。但同时,如何完善相关知识产权保护的法律法规,以应对新环境下的法律需求,以及政府如何及时提供准确的行业数据,正确引导投资方向等问题,都是数字出版未来发展的重要挑战。


  4. 图书展览会


  德黑兰国际书展创办于1987年,每年夏季举行,为期10天左右,至今已举办31届,是伊朗最重要的文化盛事之一。书展活动不仅得到民众的热烈欢迎,也受到来自伊朗政府的高度重视。很多读者从外省市专门来到德黑兰参加书展,可见伊朗读者对阅读的兴趣和需求还是比较高的,图书市场也有一定潜力。目前,德黑兰书展已经发展成为中东最大、最有影响力的图书展览会。在2018年第31届德黑兰国际书展中,共有2100余家伊朗国内出版社和550余家国外出版社参与了此次书展。中国图书代表团曾多次参加德黑兰书展活动,并将在2019年举办的第32届德黑兰国际书展中成为主宾国。据德黑兰书展官方网站的报道,中伊双方已经就相关事宜进行了沟通协调。


  除积极举办国内书展外,伊朗也十分重视自身在本地区,乃至世界范围内的文化影响力。2017年,伊朗共举办图书展览会33场,2016年为28场,2015年为25场,呈连续增长态势。伊朗代表团参与境外图书展览会的次数由2010年的5次增长为2017年的13次。


  综上,伊朗的图书出版业近年来面临着较大压力,个别传统出版社也出现了难以为继的情况。但尽管如此,教育教辅类书籍仍旧保持着较大规模和较高利润,成为行业发展的重要支柱。如何在数字出版快速发展的新环境下,适应市场对创新技术和产品的需求,完成传统企业的转型升级是伊朗图书出版业未来的重要挑战。


  二、伊朗图书出版业的问题


  总体而言,伊朗图书出版业存在一定的结构性缺陷。同时,技术落伍、市场需求量不足等问题也始终困扰着该行业的进一步发展。主要问题有以下几点。


  1. 地区发展不平衡


  伊朗60%左右的出版业务集中在德黑兰,在表3中可以看到,德黑兰省的图书出版种数和发行总量连年超过其他所有省市的总和。在过去的1979年至2017年间,德黑兰的图书出版印刷量也占了全国总量的75%。[1]


  2. 行业内部缺乏整体调控


  根据2017年的数据,伊朗共有注册出版社15222家,其中非活跃出版社为10916家,是活跃出版社的2.5倍。按规定,出版品种数量不达标的出版社将影响其日后运营,在这种情况下,有些机构为了延续经营,仓促出版,无法保证图书的质量。据悉,在伊朗申请出版执照非常容易,只要有本科文凭,并提供一个办公地址即可。较低的准入门槛导致出版资质良莠不齐,出版业的整体专业程度和竞争力受到很大影响。


  另外,伊朗图书出版商与销售商的比例不协调。销售商的数量不能满足图书出版商的需求,无法形成高效的全国性销售网,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图书市场的协调发展。


  3. 图书发行量小,零售商利润低


  根据伊朗《文化与艺术统计年报》显示的数据计算,2017年平均每种图书的发行量为1454册,2016年为1625.7册,2015年为1910.7册,2014年为2090.1册,2013年为2384.8册,可见图书的平均发行量在近五年呈持续下降趋势。据悉,目前伊朗普通图书在出版前大概会预售1000册左右,正式出版时单次出版量约为2000册左右。其实,这也是较为理想的状态,实际上有很多图书的出版量只有几百册。教辅书籍的出版量,因需求较大,首版数量会适当加大。受到美国制裁的影响,伊朗经济遭受较大打击,普通民众用于文化产业的消费也随之降低。市场需求量不足导致单次发行数量减少,从而提升了出版成本,造成价格上涨,又再次影响了需求量的增长。同时值得注意的是,伊朗出版商45%左右的收入是在书展期间实现的,这又在另一方面挤压了零售商的销售收入,[2]从而进一步影响了图书零售市场的繁荣。


  4. 印刷业困难重重


  与图书出版业息息相关的伊朗印刷业近年来也面临着很多困境和挑战。伊朗学者萨义德·古特比扎德在其撰写的《伊朗印刷产业现状报告》中指出,伊朗印刷产业存在着结构性缺陷、政府支持力度不够、相关法律法规欠缺、行业标准模糊、高级人力资源匮乏、机器老化、与原材料方缺乏良好合作等问题。报告同时指出,伊朗大型印刷厂数量较少,小型厂商较多,分散了整体竞争力。新兴企业多,具有较强实力的老牌企业相对较少。私人企业较多,形成较大规模的合作型企业较少。[3]这些问题都将在一定程度上对出版业的发展产生不良影响。


  另外,伊朗在2017年爆发了一次比较严重的纸张危机。报纸纸张价格在一年内翻了一倍。伊朗方面认为是国际纸浆价格的上涨,中国、印度因污染等原因关闭了部分造纸厂,以及中国及欧洲等国增加了纸张进口量等一系列因素引发了国际纸张价格的上涨,从而进一步引发了伊朗的纸张危机。但同时,伊朗媒体也有评论认为,如果政府相关部门提早进行统筹规划,并对可能出现的情况进行预判,这次危机是完全可以避免的。[4]一位从业近20年的伊朗出版商认为,伊朗出版业面临的问题是多方面的,文化、社会、政治、经济等等,需要政府层面的全面协调才会有所改善。


  三、中伊出版业合作愿景


  2016年习近平主席访问伊朗,将两国关系提升至全面战略伙伴关系,为双方进一步加深各领域合作翻开了新篇章。两国图书出版业的合作不仅是新闻出版“走出去”战略的重要部分,也是中国在中东地区进行对外宣传的重要构成。


  继2017年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伊朗成为主宾国后,伊朗方面对打开中国图书市场,扩大中伊两国的出版业合作寄予厚望。该国专业人士马吉德·贾法里先生在本国发表了《中国出版业报告》的文章。文章从中国图书市场、版权贸易、出版政策、读者需求等多个方面简要介绍了中国的图书出版产业情况。该作者认为伊朗应该加大与中国的版权贸易合作,将国际书展作为伊朗出版业打通中国市场,甚至是亚洲市场的重要桥梁。[5]伊朗政府将2019年德黑兰国际书展的主宾国定为中国,这不仅将成为中伊出版业合作的新契机,同时也表达了伊朗出版业拓展中伊合作,开拓中国市场的强烈期望。


  从读者层面看,伊朗民众了解中国的愿望较为强烈,特别是中国快速高效的经济发展路径是他们关注的焦点,但遗憾的是在伊朗图书市场上相关主题的波斯语书籍相对较少,这也意味着中伊双方的出版业合作尚存在很大空间。就目前的合作来看双方仍旧缺乏深入了解,总体上需要加深基础沟通和信息联通。


  具体而言,双方应加深产业流程相关的基础研究及信息沟通,减少合作壁垒,在宏观层面加大力度进行平台搭建和统筹规划;充分发挥伊朗留学生的作用,使之成为新时期中伊文化交流的使者和生力军,并与其中的一些优秀学者合作,有计划地进行经典图书互译工作;以青少年及儿童读物作为扩大出版合作的突破点。青少年及儿童读物是我国版权引进的重要内容,市场需求量具有较大潜力。而伊朗有着悠久的民间文学和儿童文学历史,且近年来多次获得国际大奖。中伊双方就儿童文学领域展开的版权合作可作为中伊出版合作的新突破点。对此,伊朗学者也有共识;[6]另外,将国际书展作为重要合作通道,双方应持续扩大书展在双边合作中的作用,为双方出版商搭建面对面沟通平台。


  伊朗是中东地区具有重要战略意义的国家,也是“一带一路”沿线的重要国家。尽管该国连年受到国际制裁,经济较为低迷,但其在地区内的影响力,以及因宗教、文化等原因而对周边国家和地区产生的文化影响和传播力均不容忽视。与伊朗的出版合作有待中伊双方进一步深入沟通交流、理顺合作路径,为双方出版商提供合作平台,共同推进中伊双方的文化交流事业,实现合作共赢的目标。


  注释


  ①伊朗历1396年即公历2017年3月21日至2018年3月20日,为方便阅读,本文将伊朗历1396年约记为公历2017年,文中其余年份以此类推。


  参考文献


  [1]伊朗通讯社. 伊斯兰革命后伊朗出版印刷业取得的成果(波斯文)[EB/OL].(2017-01-28). www.iribnews.ir.


  [2]图书行业的问题与困境研究(波斯文),伊朗文化与伊斯兰指导部文化研究办公室.2015:20.


  [3]萨义德·古特比扎德. 伊朗印刷产业现状研究(波斯文). 伊朗议会研究中心.


  [4]伊朗纸张市场的危机[EB/OL].(2018-05-29). https://news.gooya.com/2018/05/post-15275.php.


  [5][6]马吉德·贾法里. 中国出版业报告(波斯文)[EB/OL]. https://www.nojavanha.com/category/?p=163929.


  (作者单位: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外语学院波斯语系)

2019-03-01 15:29:51
766人浏览 0人评论
圈子公告
1/1        
  • 欢迎加入古巴汉学研究及翻译圈子

    发布于 2018-09-19 19:31

    本圈子仅供大家互相切磋、友好交流。请大家对自己的言论和行为负责,不得传播各类不良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