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项目详情

¥392.00 《麦客》样章德语翻译项目译者招募

关于项目

发布人:Jing
语种:汉语德语 试译部分:约1306词 原文约1305字 正式译者将得到 392.00元酬劳和20活跃星奖励 需求译者: 1 人 试译截止日:2018.11.27 项目交稿日:2018.11.29

已结束

  • 18.11.13

    发布项目
  • 18.11.13

    项目审核
  •     

    译者报名
  •     

    选择译者
  •     

    托管项目赏金
  •     

    开始翻译
  •     

    验收付款
  •     

    评价
内容介绍

翻译文字量:1305

翻译截止日期:2018年11月27

翻译费用:300-500元/千字

译者要求

中外双语俱佳,有文学作品翻译经验者优先;

母语译者优先。

:申请时请将翻译文字及以往作品发送至xudonghao@cctss.org,邮件标题格式“作品翻译+项目名称”,联系人:徐冬皓,电话:010-82300038

天麻麻亮,顺昌从炕上爬起。

悄悄地把这屋收拾一遍,桌子抹净,把那闹钟、暖壶、茶杯……还有那盏结过花的油灯,一一摆了摆。

他走出屋,想着等她们起来后说一声再走,可见了水香咋说,说些啥!末了,只把那东屋望了望,行装一挑走出院门。

这搭,是他俩割过的麦田;这搭,是他俩走过的那条小路……“麟游,谁去?……我只要一个!”……“跟上,你是哑巴吗?”“哥——”……

他走着,像是又看见了水香,又听到那声声呼唤;不禁停住脚步回身望去——庄子已看不见了,只是空空的山谷,间或几声破晓的鸟叫。

“哥——”又是一声。

他转过身来,正要往前迈步,忽地怔呆住了。

水香站在前面小径上。她背着光,只见一个黑黑的影。

他大步奔上前去,在五步开外又停下来。看清了,她那张脸,白得像窗户纸一样;她那身,新换了件青色的大襟袄,显得那样朴素、庄重……

“我送送你……”

她说罢愣了一会儿,取下挎在胳膊肘上的布包,打开,那是几个馍馍和一双新新的41码的胶鞋。

“哥,馍,饿了吃;鞋,路上穿……”

她捧着,渐渐地抖动起来。

“咋,你不要?”

两行泪,从顺昌的脸颊上悄悄流下来。那镰刀、草帽、干粮袋慢慢从肩头滑下,他再也抑制不住自己了,一声“妹妹”,奔上前,紧紧地把她搂抱在怀里,在那失去了血色的脸上,唇上亲着,亲着;这时,一股流不出的泪,才从水香紧闭着的眼睑里涌流出来……

吴河东呆到天亮,和同伴一起背上行装走出场院。经过庄口正准备上路,突然,一片急促地脚步声、吵嚷声在身后响起:“我的表肯定在他身上……”吴河东不觉加快了脚步。

“站住!”

麦客子四人一同扭回身。圈脸胡和中年人愤愤地瞪着眼;背锅佬蔫笑着走上前;惟有吴河东脸上忡忡一怔,呆若木鸡。

“咋,掌柜哥、掌柜嫂,又咋?”背锅佬笑着问。

张根发推开他,望着吴河东走过来:

“老哥,昨天割麦,你……你在我边里哩!”

吴河东半晌呆愣着,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但是不由他竟慢慢放下肩上的干粮袋,突然,一个苍老的声音喊道:

“甭动弹!”

抬头一看,那位累倒了牛似的老者,竟挺着肚子蹒跚过来。

“没有,夜个我把他的袋子翻过了,没有,你让他走。”老者说着转向吴河东,“你走,你们走,走!”

“爸,你这是做啥哩!”张根发喊叫着。

老者声色俱厉地说:“表在哩,我赔你,是我偷上了!”

“有,在哪?”

“在看场房里放着哩!”

老者一声高过一声,张根发无奈吞没了声气。老者转对大家说:

“走吧,大家走吧!”

吴河东反倒迈不动步了,直到那三个麦客头里走了,他仍旧呆立在这搭。这时,老者又返回原来的样,善良地笑着,皱褶抽搐着,麻胡子一撅一撅:

“他哥,甭难过,我亮清你,我旧社会打了大半辈子短工,我知道,知道,我的娃错怪了你,甭记恨,快走,快走,给,这是我攒下的几个钱,你装上……”

一双干枯的手战战抖抖地举着钱伸了过来。

吴河东像是从梦中渐渐醒来,不禁老泪纵横了。那混浊的泪眼,似乎才看清老者的面容:

“老爸……呜……呜……”

他哭号着俯下身去打开干粮袋,老者急忙跌抢上去,一把攥住了袋子口,是吴河东硬掰开老者的手,从袋子里摸出一块馍馍,又从那馍缝里抽出了那块亮锃锃的表。

“我,我吴河东是个贼,是个贼呀!呜……呜……呜……”

年迈苍苍的老者,竟抑不住那同情的泪珠扑簌簌地掉,张家女人也抽泣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