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项目详情

¥502.00 《爬满青藤的木屋》样章匈牙利语翻译项目译者招募

关于项目

发布人:Jing
语种:汉语匈牙利语 试译部分:约1936词 原文约1672字 正式译者将得到 502.00元酬劳和20活跃星奖励 需求译者: 1 人 试译截止日:2018.12.31 项目交稿日:2019.01.02

已结束

  • 18.12.17

    发布项目
  • 18.12.17

    项目审核
  •     

    译者报名
  •     

    选择译者
  •     

    托管项目赏金
  •     

    开始翻译
  •     

    验收付款
  •     

    评价
内容介绍

翻译文字量:1672字

翻译截止日期:2018年12月31

翻译费用:300-500元/千字

译者要求

中外双语俱佳,有文学作品翻译经验者优先;

母语译者优先。

:申请时请将翻译文字及以往作品发送至xudonghao@cctss.org,邮件标题格式“作品翻译+项目名称”,联系人:徐冬皓,电话:010-82300038

他一直走到日头西斜,才到了黑山坳。再翻一座岭,就是绿毛坑了。不等天黑就可以回到他安身立命的小木屋去了。他已经看到了从绿毛坑里飘上来的黑烟。王木通还在烧山灰?黑烟怎么这样大?不,这不象是烧山灰……他已经很疲乏了,但顾不上歇息,他要赶快爬上山口,就什么都看清楚了。他心里越急,脚步就越重,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袭上他心头。快爬到山口时,他闻到了隔山飘来的焦糊味儿,听到了哗哗剥剥的燃烧声。天啊,难道绿毛坑真的烧起来了?不然这焦糊味、哗剥声是哪里来的?这时天色慢慢地暗淡了,山那边却是红光冲天。是夕阳?晚霞?还是森林燃烧的烈焰?

    他在山道上奔跑?浑身热汗淋淋,额头上的汗珠有指头大。象是一股神力把他推上了山口。立时,一派红光、漫谷流火在他眼前晃荡,使他几乎晕厥过去……绿毛坑!天哪,绿毛坑果然是一片火海!山风卷起排排火舌,火舌就象千万条巨磊的红蜈蚣,沿着四面的山脊,暴戾地肆意蹿动。山谷浓烟翻滚,烈焰奔腾。整株整株的千年古树燃烧成一支支烛天的火柱。被烧灼的岩脊在爆破,如同地雷一般轰鸣。滚动的火球,奔突的红色箭簇,飞舞的赤练蛇,连同热浪气流,汇成一幅景象奇丽的慑人的森林燃烧图……“青青阿姐——!小通,小青——!”

    “一把手”把担子丢在山口,呼喊着,朝着燃烧的峡谷奔跑了下去。大难临头,他不能丢下青青阿姐不管,不能丢下小通、小青不管。他们是他活在这山林里仅有的三个亲人……他没命地奔跑,竟然没有跌倒。不知跑了多久,钻过一阵阵呛人的浓烟,才见一个蓬头垢面、衣衫褴褛的女人,手脚并用地朝他爬来。

    “青青阿姐!阿姐!怎么啦?你们怎么啦!”

    “一把手”发现这女人就是盘青青时,竟高兴得大叫了起来。谁想盘青青一见到他,就双手求救地向前伸出,栽倒在地。他冲了过上、半蹲半跪,把盘青青抱住:“阿姐!阿姐!我是李幸福!李幸福!青青阿姐……”“一把手”喉咙发干,声音嘶哑,一面喊,一面哭。足足有十来分钟,盘青青才醒转过来。她一睁开眼睛,嘴巴只咕哝了一句:“你,你,我总算看到了你……”就躺在他怀里嗷嗷哭了。

    “阿姐,莫哭莫哭。先告诉我,山火是怎样烧起来的?小通、小青和王大哥呢?”“一把手”摇着盘青青的肩膀问。

    “走,你扶我起来……”盘青青说着,强挣着站了起来,踉踉跄跄地要朝山上走,“一把手”连忙扶住她,只听她说:“那个天杀的……无情无义的黄眼贼……就在你回场部的那天中午,他发觉木箱里少了一百块钱,就硬讲我偷钱养了野老公……我怎么讲他都不信,劈头盖脑地打我,打得我身上没有一块好肉……天杀的,还把我反锁在你的小木屋里.三天三晚水都不给一口喝……我昨天后半夜用指头抠、扳,才弄开一块板子,爬到溪边吃水……就见山里起了火,他烧的山灰……烧吧!烧吧!把山里野物都烧绝……”“小通、小青呢?”

    “那个天杀的,大火烧起来以后,他背了那个装票子的木箱,领着小青、小通顺着山水走下去了……这法子还是你告诉的……”盘青青身子软塌塌的,倚靠在“一把手”肩头,没再哭泣。她甚至欣慰地拢了拢自己的头发,还伸手替“一把手”也拢了额头上那几丝汗津津的头发。

    “一把手”被这巨大的灾祸吓懵了。他们一直攀上山口,找到了先前丢下的担子。“一把手”这才记起来,他的口袋里还有两斤馒头和一壶冷开水。他赶忙拿出来给盘青青吃。盘青青饿坏了,一个馒头只够她三、四口。吃到第四个,“一把手”没让她再吃,只给她水喝。盘青青仍是偎依在他的怀里,闭着眼睛歇息。

    “一把手”紧紧搂着盘青青,愣愣地望着山下那奔腾的烈焰,狂卷的风火。

    他忽然记起来了,对面山背后,是相思坑。相思坑里有一片美丽崖豆杉和金叶木莲树。听场部的技术员们讲过,这是两种小冰河时期幸存下来的珍贵树种,地球上濒于绝迹的活化石。他心里一亮,对盘青青说:“青青阿姐,趁着山火还只是烧到山腰,我们绕到对面山上去,守着山顶那条防火道。要是我们能护住相思坑里的一片林子,今后万一能回到场部,也有话说……”说着,“一把手”望了望回场部的那条小土路。那眼神却分明在作着最后的告别。

    “随便你。反正你到哪里,我就跟你到哪里。”食物和短暂的憩息,使这位本来身体强健的瑶家阿姐,又恢复了生命的活力。